您的位置:陈新芳律师网 > 刑事辩护 > > 正文

“被告人翻供”触动了谁的神经?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3-03-23 22:01:13

近十多年来,越来越多的刑事辩护律师在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时,将自己也“辩”进了看守所。现在的趋势是:律师所辩护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还未最终被定罪时,律师已经涉嫌伪证或者妨害刑事证据被抓起来。前年重庆的“李庄案”,以及发生在去年6月份的广西北海“杀人抛尸”案,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全军覆没”被抓了起来,就是一个极端典型的、可以说是登峰造极的例子。

  律师涉嫌伪证案,表面上是因为刑法设立了争议极大的“306条”,但实际上起源于1997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律师可以在侦查阶段介入,并且确定了“无罪推定”的原则。这样一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益保护的力度加大了??这是政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与此同时,侦查机关的侦查难度也加大了,侦查人员的素质要求提高了;与此同时,公诉机关的举证责任加重了;与此同时,律师辩护的风险也“与时俱进”了。刑事诉讼制度的这一变革,对一向依重口供定案的习惯提出了挑战。

  纵观近十年来律师涉嫌伪证案,最初的起因均是因为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在法庭上翻供,即推翻其在侦查阶段的有罪、罪重的供述。而许多案件,由于侦查阶段过分依赖口供,其他证据跟不上,因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旦在法庭上翻供,庭审陷入困境。个别司法人员不是从自身工作质量上反思自己,而是将责任推到辩护律师身上,甚至不惜破坏“控、辩、审”的司法制约原则,刑事案件未定案,甚至还未开庭,就先将辩护律师抓起来,“倒逼”法院按照侦查机关“有罪推定”的思路“硬判”。

  在一次某地律师协会组织的有来自公安机关、检察院一线侦查人员参加的“恳谈会”上,一名司法人员坦率地说:有律师介入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翻供率大幅上升,使他们的侦查工作陷入被动局面。难怪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难度越来越大。为了侦查人员工作的“主动”他们不惜违反刑事诉讼法、律师法,用各种“土政策”阻止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律师会见难的问题不但得不到任何解决,甚至是越来越难,已经对律师正常业务造成极大的冲击。在北京等许多大城市,律师如退潮一般退出了刑事辩护领域。

  有一个基本问题是必须要弄清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翻供行为,属于什么性质?换言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没有权翻供?再引申出一个问题:律师“教唆、引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翻供,是否构成犯罪?

  提到这个问题,我们又不得不“不厌其烦”地重温刑事诉讼法ABC了。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重证据,不轻信口供,是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一惯原则,并不是1997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之后才有的。可见,口供在“证据链”中,是最不重要的一环??因为口供不能独立作为证据使用,因此不能“轻信”。

  但是,个别侦查人员长期以来,视口供为“证据王”。那是因为,调查研究需要做大量、细致的工作,而口供则不需要,口供可以“足不出户”即可获取。为了“足不出户”,个别侦查人员甚至不惜在侦查阶段缺乏监督、制约的情况下大搞刑讯逼供、诱供。在获得有罪口供后,又不去调查研究对口供进行引证、核实。在这种情况下匆匆定案,将案件移送、起诉,被告人一旦翻供,当然被动!

  “不轻信口供”还有一层含义:不但不轻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口供,也不能轻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罪重的口供。但遗憾的是:个别侦查人员在“有罪推定”的陈旧司法观念主导下,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想,往往只轻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罪重的口供,而并不轻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口供。被告人作有罪、罪重的口供,他们会认为被告人“很配合”,他们落得轻松结案;被告人作无罪、罪轻的口供,就触动了他们的神经,就像踩了他们的尾巴,勃然大怒。特别是先前作了有罪、罪重的供述,后面又翻供,那简直就是“冒犯天条”,简直就是“造反了”,因为这等于完全否定了他们的“侦查成果”。

  其实,按照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有供述,包括有罪供述和无罪供述、包括前后自相矛盾的口供,我们都应认真听取、认真对待,都不能“轻信”,都应通过调查研究进行核实、排查。因此而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论作出什么样的供述,都是很正常的事。被告人翻供,也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办,是根本不用害怕其翻供的。我以前办过不少刑事案件,也碰到被告人在法庭上集体翻供的,但法院照样判死刑。为什么?因为证据扎实,所以不害怕翻供。

  我们不妨再分析一下“翻供”属于什么性质。其实很简单:翻供也属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你能找出禁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翻供的法律依据吗?如果找不出,你就得承认,翻供不但是合理的,也是合法的。如果这个问题搞清楚了,那么律师按照其职业属性,依据案件证据状况,如果认为先前有罪、罪重的口供不符合实际,或者有刑讯逼供和诱供的嫌疑,为什么不可以引导当事人翻供?我们无论从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律师法、律师行业规章,找不到任何依据说律师引导当事人翻供属于违法、违规。

  说到底,“被告人翻供”之所以触动个别司法人员的神经,即使不是因为他们在侦查阶段有刑讯逼供、诱供的违法行为,至少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按照刑事诉讼法“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的原则,至少也是因为他们在侦查阶段没有做好扎实的取证工作。

  最后必须指出的是:这样做不但是违法的,而且是十分危险的。我们已经有太多的沉重教训了,云南杜培林、湖北佘祥林、广西赵作海等冤假错案,难道不足以引起司法界认真反省吗?

 

相关文章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闽公网安备:35030202000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