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陈新芳律师网 > 法律文书 > > 正文

房屋拆迁纠纷代理词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5-11-13 10:44:02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福建品义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黄学习等人的委托,指派陈新芳律师担任黄学习等人诉黄风小等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的二审诉讼代理人,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1、被上诉人所有房屋包含在上诉人与仙游县鲤南镇人民政府签订《房屋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征迁房屋范围之内,协议书因侵犯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认定涉及被上诉人房产部分无效。
被上诉人提供了2013年8月26日玉田村证明书证明被上诉人所有房屋位于在上诉人签订《房屋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征迁房屋范围之内,村委会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它的一项重要职责是管理本村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协助乡镇人民政府为了公共利益进行房屋征迁补偿安置,因此该证明具有合法性、真实性。上诉人否认被上诉人所有房屋包含在上诉人签订协议书征迁房屋范围之内,却又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被上诉人在2011年鲤南镇人民政府在拆迁摸底登记中已经向镇政府提出异议,鲤南镇人民政府及涉案房屋所在地村委会多次组织协调调解,在协调调解过程中,上诉人绕开涉案房屋所在地村委会及被上诉人不知情情况下,私下与鲤南镇人民政府签订了《协议书》,《协议书》第八条第一项约定“如被征迁房屋及附属房因转让、继承、分割(析产)、抵押等原因产生权属纠纷,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及经济责任均由乙方承担。”鲤南镇人民政府基于上述约定,与上诉人黄风清等人签订协议书,但不等于涉案房屋没有权属纠纷,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供了仙游县财政局出具土地房产所有证明及玉田村证明可以证实,涉案房产归被上诉人所有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协议书因此侵犯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认定涉及被上诉人房产部分无效。二审中上诉人对仙游县土地房产所有权证明材料真实性提出异议,但上诉人在一审中对该份材料真实性没有异议,只对该份材料证明对象有异议,因此上诉人明显存在相互矛盾说法,即使这样,被上诉人在二审后第二天(4月10日)补充提供了仙游县档案局出具涉案房屋所有权原件(该份档案材料2014年以前原是仙游县财政局保管,后来移交到仙游县档案局保管)。
2、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供照片及证人证言,被上诉人对其真实性、关联性都有异议。
首先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在二审中所提供这些证据都不是新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二审程序中新证据包括:一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当事人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人民法院调查取证未获准许,二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应当准许并依当事人申请调取的证据。上诉人在二审提供照片及证人证言均不属于上述两种情况。
其次被上诉人对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供证据附条件质证,上诉人在二审中申请三个证人出庭作证,对证人在法庭上所作出证言真实性有异议,其中一个证人与被上诉人有利害关系,不排除上诉人事先指引证人如何作证,甚至收买可能。证人证言关联性也有异议,证人证言内空含混不清,没有实质内容,而且三个证人证言内容相互冲突,无法证实被上诉人所主张事实。
3、关于涉案房屋位置及面积
上诉人主张涉案房屋位于官田,被上诉人主张涉案房屋位于后厝,事实情况是涉案房屋坐落于原仙游玉田后厝,而后厝是官田片区下面的一个村民小组的地名,因此涉案房屋位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说法也是没有冲突,一审法院对此也予认定。至于涉案房屋的面积,土改时丈量标准与拆迁时的计算标准不同,鲤南镇人民政府作为负责该片区拆迁安置实施过程中,依据仙游县(仙政文{2011}299号)文件相关细则执行,其计算标准包含范围比较大,将房屋水滴、走廊等范围面积均也计算在内,因此面积存在差别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两者之间也不存在冲突。被上诉人认为应由执行并具体实施仙游县(仙政文{2011}299号)文件的鲤南镇人民政府出具的实际数据为准。
4、上诉人主张涉案房屋是其所有,没有任何事实根据。
上诉人主张讼争的被拆迁房屋是其自己修建,但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也无法提供讼争的涉案房屋由其享有或合法受让取得的其他证据。根据2011年11月4日仙游县人民政府颁布仙政文【2011】299号《仙游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仙游县鲤南、鲤北片区和县工艺产业园开发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实施细则的通知》第15条规定,上诉人无法提供该文件所规定任何书面凭证,上诉人不能提供任何凭证证明涉案房屋产权系上诉人所有,上诉人在二审只凭三位证人证言,没有任何有效书面凭证作为佐证情况下,主张涉案房屋是其所有,明显缺乏事实根据,也违背生活常理,因为证人证言在所有证据种类中是最不可靠证据,如果没有其它种类证据予以证实,真实性无法确认。上诉人在法庭调查中提到涉案房屋有经村委会办理相关手续,因年久且村委会换届等原因造成材料在村委会遗失,这是不对的,也不合常理的,被上诉人对此有异议,一是此类关键材料上诉人应保存一份,为何自己不拿出来,却说是村委会遗失,二是可以向村委会询问或由村委出具证明以前有办理手续材料,这说明上诉人是在说慌。上诉人主张涉案房屋其所有,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被上诉人所诉求的房屋权属是依据原始土地房产所有权证,玉田村委会证明及仙游县人民法院对玉田村委会主任黄金平所作的调查询问笔录,具有合法性、真实性和有效性。
上诉人主张涉案房屋是其所有,请问上诉人为何在签订协议书前同意鲤南镇和玉田村出面的协调事宜,这本身上诉人对房屋权属的做法和说法前后就自相矛盾,明明是在说慌,掩盖事实。
以上代理意见恳请合议庭在合议时予以考虑。
 
 
诉讼代理人:
年  月  日

相关文章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闽公网安备:35030202000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