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陈新芳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 正文

张某、崔某敲诈勒索案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3-07-07 00:09:59

 【问题提示】
  如何确定敲诈勒索罪的基准刑?如何对常见的量刑情节进行量化分析?如何确定宣告刑?
  【要点提示】
  敲诈勒索罪的社会危害性主要体现在敲诈勒索的犯罪数额、犯罪次数、犯罪手段、犯罪对象以及其他犯罪后果等方面。按照规范化量刑的要求,应当根据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先确定被告人的基准刑;然后用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在确定调节比例时,既要考虑量刑情节的具体情形,也要应考虑敲诈勒索罪与量刑情节之间的关系。
  【案例索引】
  一审: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2010)临刑初字第268号刑事判决(2010年8月26日)
  二审: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淄刑二终字第85号刑事裁决(2010年12月8日)
  【案情】
  公诉机关: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
  被告人:崔某。
  经审理查明:
  1.2009年8月5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张某驾驶一辆桑塔纳轿车在临淄区宏达路与博临路路门处故意碰撞到龙口市恒通运输有限公司司机姜传明、赵兴刚驾驶的斯太尔货车上,后伙同他人勒索龙口市恒通公司现金3000元。
  2.2010年1月的一天晚上10时许,被告人张某、崔某和于泽智驾驶一辆红旗轿车在济寿路临淄区朱台转盘处故意与迟振江、胡昌峰驾驶的北方奔驰货车发生碰撞,后勒索货车车主赵文华现金8300元。
  3.2010年1月21日晚7时许,被告人张某、崔某和刘玉良、于泽智驾驶一辆红旗轿车在临淄区北外环路上故意与淄博康盛经贸有限公司尹洪斌、赵乃刚驾驶的豪沃油罐车发生碰撞,后勒索康盛公司现金2500元。
  4.2010年3月25日晚7时许,被告人张某、崔某驾驶一辆奥迪轿车在临淄区北外环路中轩路口附近故意与张长征、刘强驾驶的欧曼货车发生碰撞,后勒索车主张磊现金2000元。
  5.2010年4月1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张某、崔某驾驶一辆奥迪轿车在临淄区北外环路与东外环路路口处故意与莱阳中通运业有限公司冯日高、董辉驾驶的欧曼货车发生碰撞,被告人张某、崔某叫来刘玉良、于泽智,被告人张某和刘玉良、于泽智持铁管并向冯日高进行威胁,索要现金4000元,未遂。
  综上,被告人张某参与敲诈勒索5起,1起未遂,敲诈勒索总数额19800元(4000元未遂)。被告人崔某参与敲诈勒索4起,1起未遂,敲诈勒索总数额16800元(4000元未遂)。
  另查明,案发后,因群众举报张某和崔某多次驾驶轿车故意与大货车碰撞并向货车司机索要钱财。公安机关于2010年4月8日立案,后被告人张某、崔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供述了自己的罪行。被告人崔某归案后,已经赔偿相关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共计10800元。
  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5月至2010年4月期间,被告人张某、崔某与辛坤、刘玉良、于泽智(三人均另案处理)等人,交叉结伙,先后6次采用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手段,敲诈大货车司机龙传明、张金亮、迟振江等人现金,其中被告人张平涉案既遂金额20300元,被告人崔某涉案既遂金额〗2800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崔某之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张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中的两起(即敲诈张金亮、迟振江的犯罪事实)提出辩解意见,称其与张金亮、迟振江车相撞不是故意的,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他事实无辩解意见。被告人崔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辩解意见。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崔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敲诈勒索罪。对被告人张某提出的其驾驶的车辆与张金亮、迟振江的车相撗并非出于故意的辩解意见,经查,从被告人张平、崔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和被敲诈车辆司机的证言来看,其与张金亮、李宝洁的车辆相撞属正常的交通事故;其与迟振江的车辆相撞,有关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和被告人崔某均证实属故意为之,证据确凿,是以认定。因此,对其辩解意见中的部分内容予以采纳,其余辩解意见不予采纳。两被告人所犯部分罪行系未遂,对未遂部分依法可从轻处罚。案发后,两被告人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崔某全部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张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被告人崔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崔某表示服判,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上诉。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检察院在法定期限内提起抗诉,认为被告人张某伙同辛坤(另案处理)驾驶轿车与张金亮驾驶的汽车相撞,是被告人张某故意造成的,其在此后向被害人索要现金的行为应当认定敲诈勒索犯罪,原审判决认定该行为属于正常的交通事故属于事实错误,提请依法改判。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公诉机关抗诉的事实,经查,尽管被告人张某此前实施过敲诈勒索的行为,但与张金亮的货车相撞,此前与辛坤未有预谋,张某否认其系故意“碰瓷”且该其事故因货车负全责而赔付损失。故指控该其事实系张某借机敲诈的证据不是,抗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评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量刑指导意见》)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的《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以下简称《量刑实施细则》),一审法院对被告人张某、崔某所犯敲诈勒索罪,按照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量刑方法计算量刑结果,确定了宣告刑。下面,对本案的量刑过程进行分析。
  一、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确定量刑起点
  根据1997年刑法的规定,因敲诈勒索而构成犯罪的,有两个法定刑幅度《量刑指导意见》在每个法定刑幅度内分别规定了量刑起点幅度:(1)达到数额较大起点的,可以在三个月拘役至六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2)达到数额巨大起点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在三年至四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量刑实施细则》则对犯罪数额予以明确,对量刑起点幅度适当缩小:(1)敲诈勒索数额达到1000元的,可以在三个月拘役至六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2)敲诈勒索数额达到1万元的,可以在三年至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敲诈勒索的涉案数额达到19800元,被告人崔某达到16800元,按照上述规定,属于敲诈勒索数额巨大,都应当在三年至三年六个月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一审法院对本院审理的同类案件量刑起点予以统一,确定为三年有期徒刑(即36个月)。
  二、根据犯罪数额等其他犯罪事实确定基准刑
  《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可以根据敲诈勒索的数额、手段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由此可见,敲诈勒索数额的多少、手段的不同,是确定该罪基准刑的常见因素?)但是在审判实践中,很多法官认为,敲诈勒索的次数、后果、对象也体现了敲诈勒索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可以作为确定基准刑的因素。因此,《量刑实施细则》对如何确定敲诈勒索罪的基准刑进一步明确,规定: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可以根据敲诈勒索数额、手段等其他犯罪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1)敲诈勒索数额超过1000元的,每增加200~300元,可以增加一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敲诈勒索数额超过1万元的,每增加1000-2000元,可以增加一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根据敲诈勒索数额增加刑罚量确定的基准刑,一般不超过法定最高刑。(2)敲诈勒索次数每增加一次,可以增加三个月的刑期;但敲诈勒索数额较大的,根据敲诈勒索次数增加的刑罚量一般不超过一年六个月;敲诈勒索数额巨大的,根据敲诈勒索次数增加的刑罚量一般不超过三年。(3)有殴打被害人情节的,每增加一人轻微伤,增加二个月至三个月刑期;每增加一人轻伤,增加六个月至九个月刑期。(4)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敲诈勒索的;因敲诈勒索造成被害人及其亲属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敲诈外国人、港澳台同胞、老弱病残,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可以酌情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崔某实施的敲诈勒索犯罪,没有殴打被害人的行为,除了勒索钱财,没有造成被害人身体的伤害等其他严重后果,敲诈勒索对象均是货车司机,并非法定的老幼孕残等特殊保护群体。也就是说,确定二人的基准刑主要依据犯罪数额和犯罪次数。其中:被告人张某参与敲诈勒索作案为5次,一审法院按照每增加一次增加三个月的标准,增加刑罚量十二个月;敲诈勒索数额达到〗9800元,超过量刑起点9800元,一审法院按照每增加2000元增加一个月的标准,增加刑罚量4.9个月。被告人张某的基准刑为36+12+4.99=52.9个月。被告人崔某参与敲诈勒索作案4次,按照每增加一次增加三个月的标准,增加刑期九个月;敲诈勒索数额达到16800元,超过量刑起点6800元,一审法院按照每增加2000元增加一个月的标准,增加刑罚量3.4个月.被告人崔某的基准刑为36+9+3.4=48.4个月。
  三、用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计算拟宣告刑
  (一)先确定被告人的量刑情节和调节比例
  本案共两名被告人,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被告人张某具有(部分)犯罪未遂、前科、自首三个量刑情节,被告人崔某具有(部分)犯罪未遂、自首、退赃退赔三个量刑情节。一审法院确定的每个量刑情节调节比例如下:
  1.犯罪未遂(张某、崔某)
  《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未遂犯,综合考虑犯罪行为的实行程度、造成损害的大小、犯罪未得逞的原因等情况,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下
  《量刑实施细则》规定:对于未遂犯,综合考虑犯罪行为的实行程度、造成损害的大小、犯罪未得逞的原因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1)实行终了的未遂犯,造成损害后果的,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未造成损害后果的,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丨0%~40%;(2)未实行终了的未遂犯,造成损害后果的,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未造成损害后果的,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20%~50%。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崔某均属于部分犯罪未遂。其中,被告人张某敲诈勒索总数额19800元,4000元未遂;被告人崔某敲诈勒索总数额16800元,4000元未遂、属于实行终了的未遂,依照规定,本应在30%,以下确定从宽比例,但由于二被告人的基准刑都是根据全部犯罪数额来计算的,一审法院酌情确定被告人张某的从宽比例为6%,被告人崔某的从宽比例为7%。
  2.前科(张某)
  《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有前科劣迹的,综合考虑前科劣迹的性质、时间间隔长短、次数、处罚轻重等情况,可以增加基准刑的10%以下。
  《量刑实施细则》对前科的规定与《量刑指导意见》相同: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五年前因犯抢夺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考虑到前罪罪行较轻,间隔时间较长,一审法院决定前科的调节比例为3%。
  3.自首(张某、崔某)
  《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投案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量刑实施细则》将自首细化为多种情形,规定:(1)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2)犯罪事实以及犯罪嫌疑人已被司法机关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5%以下;(3)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以自首论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4)视为自动投案的自首,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5%,以下;(5)有自首情节且犯罪较轻的,可以高于以上规定的从宽幅度减少基准刑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崔某的罪行早已被群众举报并经公安机关立案,后二被告人在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一审法院考虑到公安机关立案时并不掌握全部罪行,二人在公安、检察和法院审理期间都供述稳定,悔罪态度较好,根据投案时间的先后,决定张某的从宽比例为30%、崔某的从宽比例为25%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已经认定了自首情节,虽然二人同时存在主动供述公安机关未被掌握的同种罪行,且当庭自愿认罪,但由于上述情节已经吸收到自首情节当中,不能重复认定再进行从宽处罚4.退赃退赔(崔某)
  《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退赃、退赔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退赃、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所能弥补的程度,退赃、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c
  《量刑实施细则》规定:对于退赃、退赔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退赃、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所能弥补的程度,退赃、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其中对于盗窃等单纯侵财性犯罪的退赃、退赔,可以减少基准刑的以下:进一步突出了被告人的退赃、退赔主动性作为从宽的依据。
  本案中,被告人崔某投案自首后,不仅对自己参与的4起敲诈勒索的犯罪所得全部退赃,而且对其他同案没有退赃的部分,对被害人进行了全额赔偿,根据其表现,本应最大程度的从宽处罚,但鉴于赔偿数额仅有1万元余元,决定将被告人崔某从宽25%。
  (二)根据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的方法计算拟宣告刑《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具有刑法总则规定的未成年人犯罪、限制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防卫过当、避险过当、犯罪预备、犯罪未遂、犯罪中止、从犯、胁从犯和教唆犯等量刑情节的,先用该量刑情节对基准刑进行调节,在此基础上,再用其他量刑情节进行调节。
  《量刑实施细则》则对上述量刑方法进一步予以明确,规定:具有多种量刑情节的,先用犯罪预备、犯罪未遂、犯罪中止、防卫过当、避险过当、从犯、胁从犯、教唆犯、未成年人犯罪、限制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等罪中量刑情节采用连乘方法依次调节基准刑;在此基础上,再用罪前、罪后量刑情节进行调节,罪前、罪后量刑情节的调节方法采用同向相加、逆向相减方法。
  根据上述规定,我们要先用罪中量刑情节采取连乘方法调节基准刑,然后再用罪前、罪后量刑情节采取同向相加、逆向相减方法进行调节。因此,被告人张某的拟宣告刑为:基准刑52.9个月×(1-6%)×(1+3%-30%)=36.29998个月;被告人崔某的拟宣告刑为:基准刑48.4个月×(1-7%)×(1-25%-25%)=22.506个月。
  四、根据法律规定并综合考虑全案情况,确定宣告刑
  《量刑指导意见》规定确定宣告刑的方法如下:(1)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刑幅度内,且罪量刑相适应的,可以直接确定为宣告刑;如果具有应当减轻处罚情节的,依法在法定最低刑以下确定宣告刑。(2)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最低刑以下,具有减轻处罚情节,且罪量刑相适应的,可以直接确定为宣告刑;只有从轻处罚情节的,可以确定法定最低刑为宣告刑。(3)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最高刑以上的,可以法定最高刑为宣告刑。(4)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独任审判员或合议庭可以在10%的幅度内进行调整,调整后的结果仍然罪量刑不相适应的,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宣告刑。(5)综合全案犯罪事实和量刑情节,依法应当判处拘役、管制或者单处附加刑,或者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当依法适用。(6)宣告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并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可以依法宣告缓刑;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根据上述规定,我们根据拟宣告刑确定宣告刑时,一是要确保宣告刑在法律允许的幅度内,二是允许独任法官或者合议庭享有上下10%的自由裁量幅度,三是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判处被告人合适的刑罚。本案中,被告人张某被量化计算得到拟宣告刑为36.29998个月,在法定刑幅度内,一审法院没有进行太大的调整,只是取整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考虑到被告人张某有犯罪前科,归案后并未退赃,故没有对其适用缓刑;被告人崔某被量化计算得到的拟宣告刑为22.506个月,突破了法定刑下限,但由于崔某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减轻处罚,因此,该量刑结果尚在法律允许的幅度内,依照《量刑指导意见》,合议庭行使了10%的自由裁量权,将崔某的量刑结果取整为2年,同时考虑到崔某投案自首、全部退赃退赔、没有前科,决定对其适用缓刑3年。

相关文章